nirvana

你曾拥有星空和麦田—一个才学浅薄之人的胡言乱语

非常惭愧得讲,我是一个还没有完整读完梵高传的人。看完电影的第一想法是重新看一遍书再来写观后感,马上又想到按我这尿性多半是书也不会看,随笔也不会写,所以干脆今天就动笔写吧。

《至爱梵高·星空之谜》的情节实在不好看,全程瞪着屏幕的我还是忍不住打了几个哈欠,与其说这是一个电影,倒不如说像是一个剧情解谜游戏,单机鼠标右键可以查看人物对话,你将会跟随主角的脚步在几个人物之间不停得对话交谈,他们会展现给你故事与他们相关的那部分,与人物交谈后会出现大段记忆的黑白动画,最终主人公通过对话对梵高死前的生活有了深入的了解——这就大概就是这部如记录片一样无趣的电影想要讲给观众听的。

但是,电影的中立和无趣从另一个角度讲,也是对梵高和现实的尊重,它没有选择去讲一个梵高为主角的有完整起承转合的故事,因为那一定是编造的,是对梵高的过度消费。没有人知道梵高到底怎么想的,那些天又做了什么,我们只能从他周围人的话中,从卢兰与其他人的交谈中,间接得了解到他们改造一遍以后的关于梵高的故事——而现实中,我们能知道的,也只是这些。

我实在是不知道多少梵高的故事,连他的画到底是在他死后多久开始出名的都不清楚,我对梵高的了解与电影里呈现的很不一样,我的认知主要来源于初中时看得半本《在麦田的深处·梵高传》(好像叫这个名字)。在我的印象里,梵高除了提奥和高更,再也没有欣赏他的人,后来还发现和高更也不是一路人。家里有遗传性的精神病,在自杀的那些天已经是个完完全全的疯子,因为猥亵妇女被赶出了小镇,成为了一个所有人避之莫及的人,他的画没有人表示欣赏,画完就存在屋子里见不到光。小时候我曾经想穿越到他那个时候去陪他聊聊天。

看完发现我的印象有很大问题,毕竟我是只看了小半本书的人。梵高的生活比我想象得好很多,他基本生活有保障旅馆,老板和老板女儿都很关心他,有点软弱木讷但是善良,他可以被小镇的人叫‘艺术家’,还有加歇医生对他的作品无比得欣赏,甚至拿去一次次临摹,有纨绔子弟偶尔戏弄他也请他喝酒,他沉默寡言,作息规律生活充实,有段时间和玛格丽特一起去河里划船,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。甚至,甚至,肚子上的那颗子弹,都可能是别人打的。这样的梵高,活得并没有那么不堪的梵高,可以抱着小女孩教她画小鸡的梵高,是多么的让我欣喜与激动啊。

我仍记得小时候看到梵高的画时那种心里喷涌而出的喜欢,星空和松柏,大片旋转的云,妖冶的向日葵和鸢尾,夕阳下经过麦田的送葬队伍,拿起镰刀的收割者,夜晚的咖啡馆和吊桥,加歇家的一把奇怪的椅子,大片好看的蓝色和明黄。可是长大后,看这些画再也找不到之前的感觉了。

当电影里出现一帧与梵高作品相似度极高的画面时,我还是非常感动的,就像梵高画里的人和场景活了过来一样。但我还是要说,这部油画电影,油画只是成为了噱头。绘画作品应该是高于生活的,很多镜头,我完全可以在脑海中换成实物,也不是说这样不好,但我看不到这些画的灵魂和情感,它们只是用印象派的手法临摹了真人版的画面。如果仅仅是画面的重现的话,用油画来做电影的意义在哪里?就像你费了很大的气力去把一副画成和一张照片一样,你用手机相机里把照片转成漫画的功能一样可以做到。

我居然在向125位画家画了七年的六万多幅油画要灵魂,真是愚蠢的理想主义啊。这部电影能完成,本身就代表了一种伟大的工匠精神了,当看到笔触清晰的麦田和云层的翻涌时,我内心的感动喷涌而出。从这个角度,我是十分推荐观影的。

——转自公众号 姚小静静 转载请注明出处

评论

热度(5)